森林文化

“爱鸟护鸟暨保护野生动物”有奖征文优秀作品选登(3)

发布日期:2014-10-14 10:35 信息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威海市林业局  浏览次数:  字号:[ ]

 
初中组
 一生
 
王怡霏 荣成市第二实验中学初三.五班   指导老师:张华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好多年了,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,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,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,任你一一告别。世间事,除了生死,哪一桩不是闲事。
——致亲爱的母亲
    我努力挣脱开束缚我多时的壳,清新的空气向我袭来,精神爽朗。多日来的蛋壳生活使我很无趣,也使我怀揣了满满的好奇。我急不可待地蹒跚开我的一对小短腿,跌跌撞撞地摇摆到树枝窝的边缘,扒拉开那些还未孵化的蛋蛋,向远方探出我的绒毛头,用懵懂的眼睛巡视眼前的新环境----青山巍峨,绿水长流,茵茵草香,点点落英缤纷。确实是个美丽的地方,正如我在蛋中冥想时,所想像的远方。
    慢慢地,我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在妈妈的呵护下长大,学会了最基本的技能,学会了飞翔。我喜欢飞,我常拍打双翅,低低地飞在山间,不时猛地向下俯冲,去追逐潺潺跳跃的河水。我滑翔在我熟悉的这片天空,扑散了漫天绚丽的云彩。一次,望着群山,我静静地问自己,青山的那边,绿水的尽头,草儿茂盛繁花似锦的远方,又会是什么样的精致呢? 妈妈来了,用颈子温柔地环着我修长的头,是远方,在青山的那边,绿水的尽头,草儿茂盛繁花似锦的远方,是我们不能跨越的界限,这里是我们的世界,而那里,却只能是远方。
    后来,渐渐长大的我当然不会只满足于这个简单的答案,于是在一天夜里,我孤身奔赴那神奇的远方,当多少个黎明的薄雾萦绕着我的身躯,多少个深夜的露水慢慢打湿我的羽毛,多少山脉从我身下掠过,多少道小溪伴我日夜涓涓向前,我终于到达了,飞越了最后一道低低的山,我到达了我曾想要飞向的远方。
    我梦中的远方,这里的杨树排列整齐,像一批士兵;这里的小溪是温柔的细流,美,但像一条细线,经受不起风儿的吹絮;这里的鸟儿羽毛棕褐,体型可爱,但每天都像受惊了似的,飞来飞去,容不下树梢的一丝轻颤……这儿又哪里比得上我可爱的家乡呢?
    我在梦中被清晨隆隆的巨大噪音惊起,默立,在最美丽的白杨树上,静听鸟儿翅膀飞起的声音。那噪音不断。我梳洗羽毛,在最清澈的溪水边,欣赏我映在水中的美丽倒影,大地突然震动,扬起一片尘,我在尘土中扑棱棱飞起。
    树木一根根倒下,刺耳的机钻声让我心慌,我在天空中盘旋了整整一天。傍晚,我回到了寄居的那片土地,一个个树桩呈现在我面前,几堆整齐的木头摞的很高,白日的烟尘还未完全散尽,低低的照在地面上。我向远方望去一望无垠,我的家呢,我的家呢,我的家呢,我的家呢?我的远方呢?离我那么远,我终于明白了,我的家是我最渴望的远方。
我简单地进食,拖着疲惫的身子,重新起飞,在很远的地方找到了一棵幼小的树,勉强栖息一晚。睡梦中,我梦到了妈妈,妈妈张着嘴,无声的呼唤着,我急急地向妈妈飞去,却离她越来越远。我留下眼泪,哭着醒来。我想家了,真的很想。原来,妈妈一直在我身体里,在我沧桑的伤口中。
    于是,我又跋涉千山万水,飞过多少轮回,看见了与之前不同的途景。那全是树桩,全是。几条疲软的水流,几条,而已。一路颓废的情景。
    幸运的是,我的家乡,还是那么美,我到达了我朝思暮想的远方。这里还是青山巍峨,绿水长流,茵茵草香,点点落英缤纷。但是,我的同类,我的朋友,我的家人,我的妈妈,他们都去哪儿了呢?阵阵枪声    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绕过几座小山丘,来到了我常常嬉戏的地方,我看到了什么?
    大约十几个人,有大人有孩子,有男人有女人,有的拿猎枪,有的拿着小袋子。刚刚的枪声,和我终于见到了的、躺在地上的和还在乱飞的同类,让我明白了一切。
    为何人与我们结仇,为何不容我们存在?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为何要把鸟儿赶尽杀绝?
    我愤怒地尖声叫着,向他们扑去,尖利的爪划破了他们的皮肤,无数猎枪指着我,小孩子的哭声和女人们的尖叫不绝于耳,我灵巧的躲避着枪,飞进鸟群,一起向山那边飞去,又是几阵枪声,几只鸟哀鸣着落下,死去的有我的朋友,有我的家人。我们分散飞进了山林,藏在浓密的树叶下休息。我与家人重逢,妈妈用嘴激动地理着我的羽毛,久违,再见,令人快乐。
    然而,枪声再次响起,不时有鸟儿的惨叫声响起。突然,妈妈身上溅出鲜血,向树下栽去——就像坠向黑暗一样,没有犹豫,决绝地拉开了和我的距离。血殷殷地涌出——就像一个美丽的喷泉,喷洒着无情的生命,诉说着这些年的光阴。血染红了一身美丽的羽毛——就像黑暗中蔓延开的香气般诡异,张狂失性。眼睛温柔地看着我——就像刚刚我对她说了我爱你·····
    扑——妈妈掉在了林间的草地上。
    扑——妈妈躺在了大地上。
    扑——心跳完了最后一拍。
    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那一月,我转过所有经轮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纹。那一年,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不为朝佛,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。那一世,我翻遍十万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。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,喜乐。
    我会永远记住人——这种动物。
    当一颗飞来的子弹陷入了我的心脏,当我以纯美的目光仰望天空下坠,我终于躺在了草地上,与你同样的姿势。我累了,我曾如此幸福,也曾在迷雾中迷失了方向。我曾在云海中徘徊,只为飞向心中的远方。但远方又那么善变,我永远追寻不到。现在,我已无力前行,我只能穿上天使的翅膀,飞向你所在的天堂。
    死又何妨?万物终死仇终报。终将有一日,人类会自取其辱,不能与其他动物和平相处,终会灭亡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