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林文化

“爱鸟护鸟暨保护野生动物”有奖征文优秀作品选登(5)

发布日期:2014-10-14 10:25 信息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威海市林业局  浏览次数:  字号:[ ]

与燕为友

滕佳雯 文登区新一中高二、九班 指导教师:王庆平
 

劝君莫打三春鸟,儿在巢中望母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    外公家的屋檐下有一窝燕子。现在想想,似乎已经是年代久远的事情。咿呀学语之时,便举着胖胖的胳膊,在那一窝燕子下,跑着跳着。三月暖阳微风中,那几只燕子,清脆如笛的婉转蹄声,就那么自然地成了童年最美好的画卷。再长大一点,便格外淘气,总想着怎样才能够到那几只小小的鸟蛋。外公总会在我动歪脑筋时赶过来,粗糙的大手会拍着我的脑袋,嘴里念叨着他对那几只燕子的关心,念叨着我又打起了歪脑筋。外公说燕子是聪明的,又是怕人的。它们的巢经人碰过之后就会舍弃,再不会回来。那些鸟蛋我始终没有碰过,那一窝燕子,天暖时来,天寒时走,似乎已成了外公家的常客,从不见外。
    那几只燕子,是很多年前便飞入外公家的。外公家旁没有喧闹的拿着弹弓四处疯跑的小孩子,没有隐藏在暗处的蛇或者虎视眈眈的猫。于是外公家变成了燕子筑窝的风水宝地。那些燕子就那么不期而至。我一直想象着那几只燕子勤劳地筑窝的场景。它们衔来的泥巴,树枝,树叶,羽毛,飞翔于树与屋檐的身姿,努力地建筑着属于自己的窝。时间长了,偶尔会有嬉闹的小孩子笑着来掏鸟蛋。外公也不斥责,总是笑着递给他们口袋里的糖,摇摇头表示不允许。孩子们接了糖,欢欢喜喜地跑开,那些燕子,因为外公,而有了最坚实的保护。
    印象中,那几只燕子便是外公的宝。外共总是喜欢坐在自家台阶上,吧嗒吧嗒地抽着大烟斗,目光总是盯着那一窝燕子,慈祥而温柔。它们什么时候飞来,什么时候归去,什么时候孵蛋,什么时候有了宝宝,外公似乎比它们还要清楚。印象中最深刻一幅画面,莫过于初春之时,外公背着双手慢慢走在自家菜园里,不时弯腰拔拔杂草,天空中却突然出现几个黑黑的小点,近了,近了!那几只燕子呵,在那一米斜阳中优雅地低飞着,灵动轻巧,燕尾的黑色闪动着温和的光泽,阳光柔柔勾勒出它们秀丽的轮廓。它们在阳光中肆意穿梭着,把春天到来的消息一路散播。小小的脑袋,圆溜溜的眼珠,这些燕子,就是春天与生机孕育出的生灵啊,“燕子不归春事晚”,在外公的心里,也许那几只燕子的到来,就是整个春天吧。而没有了燕子的春天,将是多么寂寞与孤单啊。看到这些燕子时,外公总会停下手里的活,道一声: “回来啦。”声音醇厚,像是给予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亲切的问候。那几只燕子,扑扑翅膀表示回应,回到自己的巢,一年之初的生机,便随着这些燕子的到来,勃勃蔓延开。
    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。那之后不久我便离开了外公家,不多时外公也被接到了城里。妈妈说外公自己在家总是不方便的,不如接回城里,让他老人家颐养天年。可我知道,外公并不开心。这里没有他青翠蔓延的菜园,没有他的古朴熟悉烟斗,没有他朝夕相处的燕子。我闲暇时总会和外公一同散步,偌大的公园里,明媚的春天中,却除了几只聒噪的麻雀,再无其它。外公总是会看着天空,莫名地叹气。总会和我念叨那几只燕子的可爱,然后沉默许久。我知道外公的担心,他在担心他的燕子有没有飞回,担心他的燕子会不会因为看不到老朋友而和他一样着急,担心他的燕子今年是否安好,担心他的燕子是否被那些顽皮的孩童侵扰。
   我笑着,劝说了妈妈,在风和日丽的那天,终于把外公送回了家。外公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去看望他的燕子,却在发现燕子巢空空如也后,失落得像个小孩子。他的燕子,与他相伴多年的朋友,而今,都去了哪里?我无法体会外公的失落与担心,只得默默地站在一旁,不知所措。嘁嘁喳喳……细碎的响声从燕子窝想起,我踮高了脚尖,惊喜地发现燕子窝里,三只雏燕,探着小脑袋,叫个不停。我惊喜至极,连忙呼唤外公,却看见天边那些熟悉的身影,急速地掠过田地,掠过矮草,翩然飞来。那些外公的燕子啊,那些春天的精灵,我时光流淌,流年辗转中,早已成了爸爸妈妈。它们还未忘记他们曾经的家,它们带着生命的延续,再次停留在这里。我无法形容外公眼里那一瞬间的喜悦,他的嘴唇嗫嚅着,似乎想问问他的老朋友,它们过得好不好,却终于顿在那里。失而复得的狂喜,在从未经历前,永远无法明白。
   外公最终选择了留下,守着一方净土,守着那一窝燕子,守着自己爱鸟护鸟的本心。外公没上过几天学,不知道我们整天提倡的关爱自然,不知道我们念得头头是道的科学发展观,更不知道他这样做,为什么会让我尊敬至此。用他的话说,他只是那一窝燕子的看家人,他从未付出过什么,反倒是那些燕子,替他除了不少害虫,让他的菜园年年丰收。而我却知道,外公不仅是那窝燕子的看家人,更是那群燕子的守护者。在年年岁岁之中,始终没有放下心中对那窝燕子的执念。外公教会了我爱护与珍惜,教会了我珍爱自然的每一只精灵,教会了我怀着虔诚与信仰,和自然接近,和生命接近。我在外公这里,得到了最好的熏陶,爱鸟与护鸟的种子,早就在心中萌芽,早就长成参天大树。
    而今,我住在城里,鲜少能够看见那些穿着燕尾服的精灵。偶尔去外公家,心暖天晴时,那几只燕子会低低从我头顶飞过,它们翅膀上的阳光,那么自然地温暖了我的双肩。那群嬉闹的孩童,在外公的引领下,不再拿着弹弓时时寻找目标,而是拿着小铁锹,小水桶,在村里种下一棵又一棵树苗。原来心存善念,爱就会变得如此美妙。外公爱鸟的心,终究是得到了传承。
    每一个黑夜,望着外公的那个小村庄,我都会想,那些小燕,是否早已安然回巢?和燕子偶遇,和燕子相识,和燕子相知,那些个春天,成了我爱鸟情愫滋长的时节。偶尔,天空掠过的燕子会朝着外公家的方向飞去,是不是,我似曾相识的那一只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